大头叶

箱箱!小公举

我的宝 我的宝 我的心肝肚肺!

枫镇大肉面!最特别之处在于面汤中加入酒酿,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美味。苏州人民太懂得鲜了!

这是宇宙第一帅和他第一帅的鞋,这鞋伴随他踏平美利坚,走穿大宝安,碾过内蒙古,也带着他走到了江南和我:)

她们可能和五十年前一样,神情和动作。时间啊!你慢点儿,没有了老人,老城还是老城吗?

老头儿的场子

半懂不懂,似懂非懂,不懂装懂中,我们在混杂着旧棉袄味、老痰味的剧场听完一段,大概是一位断案入神的警探和讽刺汪精卫的种种。还是五十年前说的段子,还是那群人。说书人带着感冒的鼻音唾沫飞扬,台下观众不时发出笑声,我们这两个混入本地老人社群的外地年轻人默默欣赏着,时间过得很快呀!

光前裕后,我们相约看评戏。并不热情的阿姨对两位拜访者还是用尽了耐心。“喝茶吗?”“喝。” 我们就是这么融入本地的生活,就这么混入了老人堆。

茶歇之余还有暖暖的阳光,心欢喜

抬头望冬日里苏州老城的天空,袜子和衣架显得有些冷冰冰